前几天,被称为 “ 神级程序员 ” 的林纳斯·托瓦兹( Linus Torvalds )突然通过内部邮件宣布:

Linux 团队即将迎合大趋势,开始对代码中的“歧视向 ”用语进行审查

我们都知道,作为一个大学期间手搓全世界最流行操作系统、一周写出来全球最流行版本控制工具、怒刚无数商业公司的大神。

林纳斯· “脱袜子”一直信奉的都是“多说无用,放码过来”。

因此舆论怎么样,他根本无所谓 —— 反正他也根本不在乎除了技术以外的世界。

结果这一次,连天不怕地不怕的“脱袜子”也怕了?

。。。

前一阵因为黑人弗洛伊德遭遇暴力执法致死,全美各地爆发了挺长一段时间的反歧视游行。

之后事情又一波三折,包括质疑原视频为 AI 合成、白人激进者发起“窒息挑战”、部分黑人打砸商店“零元购”。。。

总之全美上下黑白两色人种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又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有一波 估计是闲的没事干 的正义化身,把目光盯到了开源社区的代码上:

“你们这个代码里怎么有 master 和 slave ,这是歧视,我要举报!”

可能有小伙伴们正奇怪,为什么程序员这个职业会跟“主人”和“奴隶”扯上关系。

实际上,这两个词刚好形容了电脑程序常见的两种状态。

平常我们使用各种程序的时候,可能说多或少都听说过“客户端”和“服务器”这两个概念——比如我们在电脑上打网游,就是在用游戏客户端连接在线服务器。

不过像这种“服务器/客户端”( S/C )的架构,其实只是计算机世界里最简单的一种架构。

实际上,由于访问的用户数非常多,头部互联网公司的背后都会使用几十上百台服务器进行“负载均衡”。

比如淘宝的主服务器在杭州,但是他们会在比如北京、山东、以及中西部地区再设立几组“分流服务器”,用来分散主服务器的压力。

这个时候的局面,就有点儿像一只鸡妈妈(淘宝主服务器)的屁股后面拖着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鸡(淘宝分流服务器)

所以问题来了,主服务器和分流服务器之间的关系,咋界定呢

要说是服务器和客户端,单把这两者拎出来好像也有点儿那个意思。

但问题他们都是给真正的用户服务的,假设把用户、分流服务器、主服务器放在一起讨论,谁算谁的客户?

这时候不知道哪个小天才前辈突然灵光一现:他俩之间的关系不就是一个主从嘛,那就叫“ master ”( 主)和“ slave ”( 从 )吧。

你可能要问了,“ servant ”不也能表示随从嘛,干嘛非得用 slave 这么有歧视意味的词——拜托,当年的计算机里硬盘才几 KB ,省两个比特它不香吗。

“ 10 MB 硬盘,仅售 3398 美元!”

没错,穿着格子衫人畜无害的程序员们就是这么跟“主人”和“奴隶”扯上关系的。

本来这么多年过去了,“ master ”和“ slave ”早就成为了一个约定俗成的用法,伴随着一代代程序员流传至今也没出什么事。

直到这一回,这组术语被“美式平权”盯上。

假如非得较真的话,那“主人”和“奴隶”的这组术语看着是不妥,放到现在也非必要——就连 Linux 团队自己都分分钟找出了 N 种替代表述。
primary/secondary(主/次)
main/replica or subordinate(主/替)
initiator/target(发起者/目标)
requester/responder(请求者/回复者)
controller/device(控制者/设备)
host/worker or proxy(主/工人)
leader/follower(领导者/跟随者)
director/performer(领导者/执行者)

但是这样的更改真的有必要吗

差评君承认,我自己配置服务器集群的时候,下意识就会为主服务器取名“ master ”,从服务器取名“ slave 01 ”、“ slave 02 ”或者“ slave 03 ”。

不过这么做完全是因为约定俗成的命名方案。而不是说我在给这些服务器取名的时候,心里想着“从今天起,你们就是我的奴隶啦,哇咔咔咔”。

傻不傻啊这画风。。。

所以说,这个命名完全是出于习惯,跟歧视这件事本身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没哪个程序员是故意为了歧视他人来取名的。。。

当然了,某音乐 App 之前的“穷逼 VIP ”除外。

而既然跟歧视没关系,自然也就没必要改 —— 而且假如程序代码没改彻底,或者一些语句对变量长度有限制,反而还会无端增加 bug 。

到最后这部分排错和试错的成本还是得落到开发者和用户的头上。


而且吧,要让差评君说,只要一天不遂人意,“美式平权”们总能找到不公借口:


比方说,代码托管网站 GitHub 的代码树里,默认的树状结构名字叫“ master ”。


然后它就被“美式平权”们勒令改名成“ main ”了。。。

但是尴尬的是,“ master ”是个多义词:

不和“ slave ”搭配的时候,它还表示“最高的、最重要的、大宗师、大主宰、硕士”。。。

总之,万事达卡MasterCard)和硕士学位(Masterdegree )表示慌的一批。

而除了“大宗师”之外,“黑名单”也惨遭迫害。

“黑名单”这个词,早在 1624 年的时候就出现于文献记载当中了。

结果等到了2020年,它突然就变成了“映射黑人的黑”

看来要不了多久, B 站的“小黑屋”也不能用了。。。

差评君觉得,这次的科技圈子算是被“美式平权”给裹挟了。

然殊不知,被“美式平权”裹挟的可不仅仅是科技圈子。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前一阵有个大学教授,就因为在抗议爆发之后正确正当的拒绝了该校黑人学生群体取消期末考试的请求,非但没有遭到褒奖,反而被停职处理。

《UCLA教授拒为黑人学生开后门遭停职》▼

之后又有内衣品牌 CK 用变性黑人海报取代美国纽约街头的白人模特海报。

欧莱雅也宣布将在化妆品说明书中取消“美白”、“公平”等“涉嫌歧视”的字眼。。。

WTF 。。。买化妆品用来美白。。。这么写有错吗?

差评君觉得,追求平权本不是一件坏事。

比方说, Unicode 采纳了社会上的建议,由原本单独黄颜色的 emoji 表情增加了对应不同人种肤色的表情。

又比如像苹果、微软等厂商一直在推进的“无障碍功能”,让感官障碍的人士也能正常的使用手机、打游戏、参与社会讨论。

但有一些人,非得把一些莫须有的事情上纲上线,最后让本来就摇摇欲坠的社会关系越发割裂。

这种人,不但膈应自己,也恶心别人。


图片、参考资料

ZDNet,Linux team approves new terminology, bans terms like 'blacklist' and 'slave'

观察者网,《 欧莱雅删除“美白”、“白皙”等词,却被外国网友抵制嘲笑 》

澎湃新闻,《 CK“黑又胖”模特引争议:内衣广告到底是给谁看的?》

Merriam-Webster,“blacklist ”



上一篇:大学生购机指南 1000元左右买什么手机好
下一篇:她的朋友圈可真神秘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