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有两种东西无法隐藏,勇气才华

2017年6月3日,攀岩运动家亚历克斯·霍诺尔德徒手登上3000英尺高的酋长岩,完成攀岩史上的壮举。

同年,工作多年的常艺决定辞掉月薪数万的工作,在沙漠、海洋、高空、悬崖,纵横他茫茫的肉体与精神的冒险之旅。



我们漫步于山河,丛林,险峰,云端,没有永恒,终将悄然而逝,但我们在时,妖娆的江河任你笑傲。





18岁之前,常艺不会想到自己未来会成为一个极限运动爱好者,也从未料到以后他会以此为生。



18岁时,在新加坡留学的常艺第一次接触到攀岩,便爱上了这项被称为悬崖上的芭蕾的运动。

常艺很享受全程精神高度集中、用臂力对抗地球引力的感觉,不过光有力量还不够,一些攀岩动作有着复杂的运动轨迹,需要具备柔韧性、协调性、平衡感,还必须具备冷静的态度跟思考能力,直到最后才能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在一次次攀到顶峰后,常艺有了征服自然,挑战身体极限的想法

通过攀岩,常艺认识了自己的自由潜水教练,自由潜水是世界上排名第二的最危险极限运动,潜在危险仅次于低空跳伞。常艺在接受训练之后,从10 米、30 米、50 米这样一点一点挑战人类的极限,下得深不是为了一个什么头衔,而是去找寻自己身体和心理的极限,这也是这项运动最有趣的一部分。



很多人一生都没找到自己的喜爱和擅长,常艺非常庆幸自己很早就找到自己的热爱所在

攀岩自由潜后,常艺开始接触冲浪、跳伞、翼装飞行、滑翔伞,越野摩托......在他看来,不是他选择了运动,而是运动选择了他,不同的运动都对他的人格进行了塑造。攀岩教会他忍耐,自由潜水教会他面对一切的平静,跳伞教会他敬畏自然与生命,生命就是去体验去感受,向上攀爬或者潜入深蓝。






2017年回国后,由于国内极限运动领域还不成熟,公众对极限运动的认知还停留在“危险”这一阶段,常艺只好选择了一份稳定的国企工作,可是一颗年轻勇敢的心又怎么会被格子间锁住呢。

日复一日在大楼中工作的常艺,思想会徜徉在热爱的大海和山林,但现实中,抬头望去,高楼前面还有高楼,视线不是被这幢楼挡住就是被那幢楼挡住,生活在别处,近处无风景。



在亚历克斯·霍诺尔德徒手登上3000英尺高的酋长岩后,常艺终于坚定了自己辞职在极限运动文化领域创业的想法。





对常艺来说,创业开始最大的问题是孤独。虽说孤独是人生的常态,但创业的孤独就好比一个身边无士兵无军师的孤胆将军,没有人再要求你做什么几点完工,没有人再和你分享这个项目的进程和心里的感想,只有一个人冲锋陷阵。



还有一个就是落差感,不再有固定的收入,从月薪几万到开始看账户里的余额来规定三餐,他变得失眠、多梦,对自己的质疑每天都出现在夜里和睁眼到天明的清晨。

半年,如果半年还是这个状态的话就乖乖回去上班,他给自己设定了半年的期限。

好在第一笔500元的收入给了他走下去的决心,那时国内对极限运动的认知也发生了改变,中国成为世界上自由潜水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学习自由潜水的人保持着不错的增长。



常艺陆续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建立了自己的团队,在微博上积累了80多万的粉丝,也成为某一运动品牌的大使。




极限运动不可避免的一个问题就是安全性,常艺跳过大飞机跳过高塔,有一次跳伞降落之后就是沙尘暴,看不见四周,风沙遮蔽所有的道路,他被孤立在这座沙漠城池中,没有信号没有方向。

但他却觉得十分舒适因为不用担心谁会找他,只需要半闭着眼睛朝一个方向走,一路上只不过是高温、饥渴、疲惫、虚脱而已。



面对“极限运动是对生命不负责”这样的言论时,他会发微博解释:


极限运动更多地意味着积极向上的冒险精神、对大自然和人体极限的征服欲以及以自己喜爱的方式活下去,有负重的生命才更有力量。

在他的家中,有一个专门放运动设备的房间,陪伴他时间最久的是一个攀岩头盔,在高空冲坠跟遇到落石时数次救过他的命。每周他会抽一点时间在这个房间里静坐,沉默地看着这些设备,如同看着多年的老友。



无论从狭小个人空间,还是到广袤无垠的世界大川,他都能由内而外地探寻属于一个人的秘境,寻找不同层次的心跳。未来他想用自己的双脚走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用双眼看看这地球上的人情世故,愿意去聆听每个古老的寓言和动人的传说,用自己的镜头和语言记录下挑战极限的时刻。

祝他好运~





撰稿|Sofia
运营|项18设计|维尼


点亮“在看”“点赞”

生命因热爱而火热↓↓

上一篇:近期最大惊喜,是这部新出的黑马国产剧
下一篇:10年间,1200万女婴被“消失”|那些叫“招娣”的女孩,后来都怎样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