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2-关注创业和投资的互联网媒体


来源 | 虎嗅APP
作者 |胡展嘉


正文

猎杀还在继续。

6月底59款APP禁用风波还未消散,“印度政府再次出手中国47款应用、还在审查275款”的消息在各大印度创业者群中传开。消息真假未知,但被扫射过的每位创业者都像坐在了火山口。


腾讯的《绝地求生》、阿里巴巴的《全球速卖通》、小米公司的《Zili》,还有字节跳动的《Resso》和《ULike》...赫然躺在传言中的封杀名单上。从TikTok、Helo、UC Web、WeChat等巨头到Club Factory、Bigo Live等在印度颇见成效的中型成长型公司,面对来势汹涌的封杀禁令,没人敢信誓旦旦宣称自己是幸运的那一个。


对中国APP的抵制还在升级

印度,作为中国创业者出海的必争之地,曾被誉为收割流量红利的黄金市场。过去五年,无数做着超级应用梦的创业者和投资人都在此地投掷重金。然而,这个一向以“慢”著称的国度,在对中国产品下手时却雷厉风行且毫不手软,这也让很多依然身处当地的创业者开始质疑此前苦苦坚持的印度掘金梦。


“这对中国创业者而言,无疑是一场劫难,在印度躺着赚钱的时代结束了。”一位滞留在印度的创业者称。


当长期主义在黑天鹅困境前失效,当抵制中国逐渐成为一种“政治正确”,当个体判断无法左右当前局势,每个人开始陷入“无序波动”中,事实也开始逐渐明晰:印度已然不是过去心驰神往之处,接下来如果不想出路,就只有死路一条。


01 “所有人心态都变了”

“完了,出大事儿了。”


禁令传来后不久,在印度从事金融行业的孟鑫起初并没有太大感知。直到他看到朋友公司的账号被冻结,过去积累的百万级、千万级粉丝处于清盘状态,尤其是微信无法使用后,他才真正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很多在印度的创业者心里也没了底,各种声音开始涌现,有人说只是封禁APP的简化版,另一种说接下来封禁还会继续,人心惶惶。他们自发建立了各种群互通消息:TikTok退出了、WeChat终止运营了,一个又一个的消息时不时在群里蹦出来,刺激着大家敏感的神经。

8月20日晚,阿里正式宣布将停止UC浏览器和其他创新业务在印度的服务。就在不久前,有知情人士称UC Web已经暂停了在印度的运营,并裁掉了350多名印度员工中的近90%。“在印度的中国创业者目前无疑正在经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孟鑫称。此时,已经无关你是巨头还是中小创业者。


在自发组织的钉钉群中,每个人分享着自己的动态

以及最新的归国航班信息

印度游戏社交从业者林鹏告诉虎嗅,尽管他们作为小公司没有出现在禁令名单上,但依然受到了波及,他们合作的第三方支付公司Dokypay在半个月前也被禁了。支付功能受阻,付费业务也遭到停滞。在找到新的第三方支付公司,业务得以运转后,团队也开始更加谨慎起来。“不敢发展太快,怕被盯上。从白天到晚上一直战战兢兢,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尽管没有引起政府注意,得以幸存下来。但对于林鹏这类中小创业者而言,随着中印关系的扑朔迷离,团队心态上开始发生变化,“毕竟赚的是印度人的钱,在考虑以后这个市场要不要退出。”

林鹏称,在禁令下达前,中国创业者在印度的气势很高涨,在很多榜单上,中国公司也都榜上有名。TikTok的成功也给了很多人信心。“他们在印度也开始慢慢商业化,第二波红利正在到来。”“出现这种事情,很多人都傻了眼。”

“目前情况就是哀鸿遍野,一点都不夸张。”跨境电商从业者程天浩说。在禁令下达之前,程天浩的公司正在进行A轮融资,不出意外,马上会有八百万美金到账,在禁令下达后,这笔投资也化为泡影。“封禁以后,中国人的投资也开始走政府审批通道,不确定性太多了,而且其中的风险也很大。”

有位长期关注印度市场的投资人称,接下两年内不会重点关注印度市场,会把投资方向转到东南亚等市场,“没办法不顾虑目前局势对中国创业者的各种局限,无论是法律层面还是实际营商层面。”他表示。

从创业者到投资人,一纸禁令下,所有人的心态开始改变,大家正在慢慢失去信心。

02 “已经没有生意了”


“大家被困在这儿,已经没有生意了。”中印跨境电商创业者程天浩表示。


据他介绍,印度实行区域化限制后,当地员工无法回到岗位上正常工作。程天浩在印度的很多员工,由于家在比较偏远的地方,很多人是做火车上班,区域化限制实行后,他们没有办法从家到公司上班,每天能真正到公司工作的就只有两到三个人。


除此之外,清关也越来越严。据印度《经济时报》报道称,由于中印边境局势紧张,海关开始加强检查从中国运往印度货物的力度,所有物品都要进行100%的查验后才能清关。在物品流通缓慢之时,雇员的工资,仓库和办公室的租金,却要如常交付,每个月都要烧十几万元。但钱烧烧到6月底,很快就入不敷出。


“实在熬不下去了”,无奈之下,程天浩只能裁员节约开支。“现在公司的人基本已经走光了。”接下来能撑多久,他也不知道。程天浩相熟的朋友,也是一位创业者,为了节约开支,不得不从印度高档小区搬离,租的1000多平办公室,结果还没派上用场,就退了租。



“天上地下只在一瞬间。”很多在印度的创业者形容一年前和目前印度创业局面的强烈反差。

一年前,中印跨境电商创业者Club Factory创始人楼云在接受虎嗅采访时,对印度电商市场充满希望。“印度互联网人口仍在快速增长,在印度手机往往被当做第一件家用电器购买,一个印度人可能什么都没有,但却有一部智能手机。互联网人口红利释放,已经开始推动印度供应链物流支付消费等方面的发展。”楼云当时曾表示。

但禁令下达后,Club Factory作为头部企业被封禁后,没有人知道它们最新的发展动态。虎嗅试图联系Club Factory相关人员,一直未能得到回复。“Club Factory模式比较重,牵扯的供应链既长又敏感,印度市场被禁后,全球化业务等于处于停滞状态。”一位接近Club Factory的知情人士称。

每个人都被焦虑的情绪笼罩着。

“时刻都在担心双方会不会闹到了不可开交的地步。”在印度做线下贸易的创业者徐阳称。尽管目前抵制更多来自于民间机构,但他也没法不担心政府随时变本加厉的对外政策,比如中外合资公司五年内要在当地实现30%的商品采购。

2004年,大学毕业后就留在印度创业的徐阳,曾对这个落后中国至少20年的国家赋予厚望,但自六月份以来,中国出海的大型基建公司,电力、铁路等中国人负责的业务,全部被叫停后,之前一心想老老实实待在印度的他,开始“觉醒”。


尽管公司的注册法人是他的妻子,一位印度当地人,公司80%以上的股份也在他妻子名下,但这种预防对目前局势也没有起到太大作用。为了防止“生命线被切断”,接下来,他打算把公司搬回国内,以中国公司为主体,印度只是为辅助,安排一些客服和仓储等基础部门。


“主要是现在生意基本处于停滞状态,不得不给自己想后路。”他无奈的表示。“不能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接下来,他准备开拓东南亚、中东等其他市场,抵御风险。


相比于徐阳这类通过“撤退”来抵抗对现实的无力,还有相当一部分人不甘就此退出曾经抛洒青春和汗水的地方。

03 求生,求生,求生

“你走在印度大街上,随便问一个有智能手机的人,TikTok是中国的,WeChat是中国的,华为是中国的,大家都知道。”“中国的商业模型在这里已经慢慢跑通了,现在撤走实在太可惜了。”2018年去到印度的现金贷创业者李岩表示。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能够待在这里。”李岩强调自己誓要在印度待到底的决心。

在接触到的采访对象中,李岩是为数不多的乐观者。对中国公司的禁令下达前,他所从事的现金贷业务也真正吃到了红利。随着事态的发展,现实很快给了李岩一记耳光。

疫情的到来,加上禁令的影响,很多印度当地人失去工作,这也使得李岩现金贷业务坏账率变高,甚至一度高达50%。等于每个周期减少了至少5%的利润。“一半的人不还钱,用户说现在在被隔离在家没有钱,后来和用户商量,不还利息,只还本金,就给销账,但到现在很多本金还没有收回来。”


现金贷公司,资金量有限,加上房租各方面的成本,李岩的公司很快入不敷出。无奈之下,李岩只好切掉现金贷业务,但他依然没有离开印度的念头,而是把公司转型到真金游戏的赛道,继续谋出路。



为了规避掉被关停的风险,李岩把公司旗下产品的开发者换成了海外账户,挂的都是VPN。让他颇感庆幸的是,由于用户足不出户,赋闲在家,游戏等娱乐业务反而成为用户消磨时间的一种方式。


对于那些已经开始盈利的创业者而言,他们也不希望此时撤出。“毕竟前期已经投入太多,现在刚刚看到回报就撤出去,太可惜了。”在印度做在线教育的创业者张帆表示。

疫情发生以来,张帆便通过线上与当地团队进行沟通,尽管业务推进变得缓慢,但他表示,接下来还会继续在印度市场加码,不会因为封禁放弃这块市场。“曾经奋斗的地方,有些舍不得。还是想在印度做一些事情,感觉印度还是有希望的,虽然接下来很多事情会很不容易。”

尽管时常会通过新闻看到一些抵制中国APP的消息,但张帆认为,印度国民的这种举动,并不是明智的行为。“印度之前80%的产品全部依赖中国进口,他们本国暂时没有办法能够消化全部80%,还是需要从中国进口,现在可能会降到50%左右,对于那些小公司或者说之前在印度没有人脉的公司而言,受到的影响就比较大。”“我们虽然受到影响,但还没有严重到要倒闭的情况。”

被封禁的企业名单还在加长,没有人知道下一个倒下的是谁,但让很多创业者庆幸的是仍然有很多忠实的印度用户为了能够使用中国产品,自己花钱下VPN。正是这些行为给了包括张帆在内的很多人以希望。

04 印度,还有机会吗

印度,曾被视为中国企业全球化的关键战场,也是中国创业者出海的首选地区。


根据Sensor Tower公布的数据显示,印度2019年下载量排名前10名应用程序中,有六个来自中国。TikTok全球超过20亿次的下载量,印度贡献了近乎三分之一;阿里旗下的UC浏览器一直占据着印度浏览器市场的霸主地位;早期出海的ShareIt也是印度最受欢迎的工具类应用之一。


在印度智能手机市场排行前五的手机厂商中,有4家来自中国,分别是小米、vivo、Realme、Oppo,它们占据了印度智能手机市场超过一半的市场份额。



“互联网女皇”玛丽·梅克尔在2019年互联网趋势年度报告中指出,印度的互联网用户量破6亿,占全球总用户量的近12%,体量排名第二,仅次于中国。这也使得众多创业者纷纷摩拳擦掌,希望把中国互联网的造富神话在印度继续上演。但眼下,中国APP大举攻占印度的美梦正在破碎,所有的一切都在发生变化。

“Bad Times”。来自印度的亚洲关系研究员Lewis形容中印两国目前的状态。


他表示冲突之下,个人意志能左右的事情极度有限。“当然,涉及用户数据的产品是最敏感的,也一定是最先遭殃的,不管数据存放在哪里,只要背后站着中国人,这都是不被允许的。”“这对于中国在印企业来说,无疑是一场灾难。”


印度接下来还有机会吗?此时没有人能够给出答案。在多变复杂的局面下,所有人不得不重新看待印度这个市场。大的时代背景下,在整个商业链条中,每个个体的命运都如浮萍,随风飘扬。

来自印度的Kapil,在华为驻印度公司工作,由于国内反对情绪强烈,很多中国员工也已经从印度撤离。他也辞掉了在华为的工作,在一系列事件发生前,他的规划是来中国留学,但目前来看,这个计划似乎遥遥无期。对于中国企业的离开,他称对当地员工就业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我现在还在继续找工作,但没有找到合适的。”像Kapil这样的印度人不在少数,时代的一粒灰,落到每个人头上,都是一座山。


抉择还在继续,张帆的其他创业者朋友,自从今年从印度撤回后,已经表示“之后再也不去印度了。“是很不甘心,但也没办法。”张帆称。“已经下定决心离开了,很难再回来。”他表示,接下来如果印度局势变好了,他不会再像之前求快,重规模,迅速占领市场,“稳,才是第一要义。”


群里的消息动态还在继续更新,有人在群里吐槽,花10美金买了一个月Panda VPN,网络还是很差,WhatsApp经常掉线,图片都发不出去。有人下载了4个VPN,冲了VIP,还是不能发信息。他们开始一边关注着飞中国的航班信息,一边在群里求印度手机卡......


在交流过程中,有人还可以使用微信,有人已无法和家人通话,也有人表示不能聊太久,要用仅剩不多的流量和家人保持联系。


或许,他们已经意识到,一个时代正在远去,抓住眼前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

(注:文中采访对象均为化名)

-END-


※BP投递通道开启,请后台回复“融资”
合作、沟通请后台回复合作
加入B12社群请后台回复“社群”

- 20200904 No.2010-


往日精华推荐
行业观察
P2P网贷|网红直播
生物医药|芯片战争
汽车|杭州万物生
HFP|蚂蚁上市
投资观点
对赌|流量大变局
企业专访
房地产科技|奇志科技
货币跨境|极简汇率
游戏营销|摩西科技
金融科技|信雅达泛泰
数据中台|袋鼠云|数式科技
创新周报
杭州创新周报9.04
谢谢你为创新赞赏▽
上一篇:百视通与优必达携手进军云游戏市场
下一篇:艾福杰尼:跨入主流后依然有血有肉的“泥巴小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