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淘漉音乐

2003 年 11 月,红磡体育馆人头攒动。


彼时,香港正处于 SARS 的余震中,非典时期的巨大恐慌,是挥之不去的梦魇。


忐忑、惆怅、期待......在歌迷的万千情绪里,朱红点缀着金光的梅艳芳,女皇驾凌般,缓缓随舞台升起。



她坚定鼓舞饱受“非典”折磨的人们:"有信心,冇(无)难事!"


《梦里共醉》熟悉的旋律响起,独有的低音似十里洋场的霓虹,顷刻让所有的情绪抛去了九霄,化做一股洪流降世。



歌迷们噙着泪,挥舞手中的红色心形电筒,他们不知道,癌症引起的肝衰竭,让医生都心惊胆战,判定她“随时可能去世”。

尽管强烈阻拦,梅姑执拗步上舞台,为深爱她的人做最后告别,为她深爱的香港做最后歌唱。


一连八场,载歌载舞,要不是喉音沙哑,论谁也看不出台上的天后已经病入膏肓。

而演唱会上,出现了三位天王的身影。

张学友、陈奕迅和刘德华......好友们的鼎力相助,才帮助她实现了几乎不可能完成的心愿。


第一场演唱会,女皇装束的梅艳芳喊出“给点掌声,张学友”,便侧身眼望出入口,迎接着那个男人到来。

梅艳芳&张学友《祝福》

张学友缓步登上舞台,熟悉的《祝福》前奏响起,却丝毫不见 94 年凭此曲拿奖无数时的意气风发,行走间均是悲色难言。

他拉起已骨瘦如柴的手,唱“愿心头永远伴着你的笑容”,眼眸里一抹不易察觉的晶莹。

副歌里,两个人默契不再发声,他们手拉手,身体随旋律轻轻摆动,舞台恰似田野,镁灯就似星光,台下喧嚣瞬间静谧,一朗月夜下的朋友心事,不足对外人说。

梅艳芳和张学友

不知不觉,一曲终了,梅姑说:“张先生来咗嗰话呐,我紧系毋咁容易送你走“。

张学友微笑:“其实睇阿梅一个就已经够嘅啦,真嘅”。

一个称呼先生,假意不肯放他走;一个回应阿梅,称赞对方闪耀舞台。

不了解的人听,会觉得有一股淡淡的生分。

熟悉两人过往才会知晓,这样的相处模式,是真正的“君子之交淡如水”,是经历乱花迷眼的纷扰后,返璞归真的友情。


1982 年,19 岁梅艳芳参加第一届香港新秀歌唱大赛,一曲《风的季节》让人大呼过瘾。

形象青春前卫,歌声则低沉厚重,节奏一出,将歌曲演绎得火花四溅。


评委黄霑大为赞赏,满分助力她夺得冠军。

而后梅艳芳顺风顺水,签约华星唱片公司,推出了首张专辑《心债》,踏入歌坛。


刘德华、梅艳芳和张学友

没人注意到,这次比赛,有个叫做张学友的选手名落孙山,他艳羡着小自己两岁的女孩一骑绝尘,转身继续苦练唱功。

两年后,听起来很山寨的“十八区业余歌唱大赛”,一首关正杰的《大地恩情》,终于让他捧得冠军。

从此,一番追逐上演,只不过前方女孩,根本不知有人视她劲敌。

1985 年,梅艳芳红馆场数破纪录,专辑《坏女孩》卖爆全港,隐隐具备巨星潜质。



同年,张学友在乐坛崭露头角,凭借《遥远的她》《月半湾》获奖,也荣膺十大中文金曲最有前途新人奖。


生命的跑道望不见头,波折、迷茫、困顿,往往是追赶者的天敌。

1987 年,梅艳芳出演《胭脂扣》里的如花,风尘的口脂,薄柳的摇摆,斜倚大门一个媚眼,就是一个好故事开端,电影同名曲娓娓道来,唱不尽阴阳两隔的痴缠。

在歌坛早已如鱼得水的梅艳芳,凭借《胭脂扣》,连斩金马、金像两大影后,一时间,风光无二,而此时的张学友则略显落魄。

《昨夜梦魂中》销量几千,音乐典礼全军覆没。

彼时,罗美薇也宣布和他分手,张学友从此迷上去兰桂坊借酒浇愁,被歌迷认出后,还差点动手打人。

作为罗美薇干姐姐的梅艳芳,也为妹妹选择了避嫌,与张学友保持距离。


到了 1991 年,张学友痛下决心戒酒,罗美薇重新接纳了他,梅艳芳才慢慢和他恢复了一些互动。
1996 的 2 月 15 日,张罗修成正果。

彼时,梅艳芳才正式认可张学友为“妹夫”,她好奇问:“为什么不选14 号情人节呢?

罗美薇解释:“他说情人才选 14 号,我们已经超越情人,进入婚姻殿堂,所以就选 15 号。


一句话,让梅艳芳看到张学友一片真心,渐渐引为了可以诉说心事的“亲人”。

她总是想让张学友叫自己姐姐,张学友有点腼腆,但会让女儿管梅艳芳叫大姨。

这种含蓄,和梅艳芳的热情碰撞,奇异构建了恒定的友谊公式。

无论在入行二十周年演唱会上合唱《心仍是冷》,还是在两人合作的电影发布会上合唱《男人四十》,他总是默默落后她半个身位,将舞台的热力全部留给她,嗓音低沉陪衬,做一片绿叶。


2003 年底,梅艳芳抓着张学友夫妇的手,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40 年的绝代芳华,落下帷幕。


张学友穿着孝衣,送了她最后一程,遗产争夺的一地鸡毛里,只有他默默结清了 85 万的医药费,给了好友最后的体面。

同年,他为离开的亦亲亦友写了一首歌,叫做《给朋友》。


歌中有两句:在这方的知己,每一天都深深祝福你。

这也许就是张学友对梅艳芳的感情,只在歌声和行动里,才能窥见润物细无声的温情。


第二场演唱会,愈发清减的梅艳芳,紧紧拉着陈奕迅的手,用尽全身的力气唱出《有心人》的高音。

梅艳芳和陈奕迅

台上的陈奕迅,完全不见招牌鬼马笑容。

尾音未完,他便张开双臂,千言万语,化作一个拥抱,懂他心意的梅姑轻拍 Eason 后背,将感谢和鼓励传递。

一曲唱毕,梅姑握住陈奕迅的首,用沙哑嗓子说:“天才和白痴间,只是相隔一线,他唱歌真的很棒,但真是一个傻乎乎的人”。


陈奕迅不见往日灵光,在舞台上语无伦次。

他讲到了早年出道的故事。

1995 年那个夏天,骄阳如火,自己瞒着家人,报名参加香港无线第十四届新秀歌唱大赛,最终以张学友的《望月》一举夺魁。


那晚过后,他被称为是“歌神接班人”,闪电签约华星,成为梅艳芳的小师弟。

紧接着推出首张个人专辑《陈奕迅》,正式进入乐坛。


可是,市场反馈平淡无奇。

他将销量归咎于公司:“卖得不好是必然的呀,因为不是做我自己”。

眼看着唱功出众的后辈马上就要被掩于时代浪潮之下,梅姑在这个时候伸出了援手。

第一次见面,是陈奕迅去到音乐录影现场,给公司大师姐梅艳芳探班助威,巨星气场,让作为新人的他很是紧张,不敢上前接触,甚至远远眺望都格外紧张。


电视城的探班进入尾声,到了最后合影环节,陈奕迅刚站入镜头,一双手自自然然搭上了肩膀,他侧脸一看,讶然发现——原来是梅姑。

掌心传来的真实温度,将忐忑、惊慌抚平,如清风拂面。

1997 年,他受邀去梅姑家里参加聚会,高朋满座中,陈奕迅被主人怂恿,奉上 1985 年“劲歌”颁奖礼的开场串烧曲,惟妙惟肖的模仿,让人击节叹赏。

“那时候我还是新人,就娱乐下大家,演了这段 40 首歌的大串烧。”

一口气唱下来,在座的张国荣、李克勤目瞪口呆,啧啧称奇——十几年前的表演,怎么有人还能熟成这样。


唱得好、记性强的陈奕迅,受到了梅艳芳的认可,将他视作不可多得之人才,不遗余力在各大颁奖礼前后,坦然称他是自己除王菲以外最欣赏的艺人。

张国荣也遥相帮腔:“我们都觉得陈奕迅不错,尤其是那只‘幸福摩天轮’。”

无怪医生红馆开唱的处女秀,梅姑亲达现场。

助阵是一场滑稽剧,梅姑一亮相,就竭尽配合医生搞怪的特质,没有冷艳,没有娇媚,百变女王下沉为迷妹,短裙白衣的映衬,是不抢风头的善意。

“你们要给多点支持,叫声多些,他就会忘记是演唱会,会以为是派对”。


梅艳芳惊喜现身陈奕迅演唱会

一句话惹得医生连连鞠躬,才知道渺小如己,不仅能获得关爱,更能被关注、了解。

万千感动之下,请她落座沙发,一首《IQ博士》腔调极其诙谐,表达的却是郑重的谢意。

陈奕迅梅艳芳《IQ博士》

2000 年的《同声一哭》,是两人首次真正意义的同台放歌,陈奕迅的才情和诙谐,梅艳芳的低沉和婉转,在不经意间,点燃不一样的烟火。

梅姑在舞台上认真表现,示范她对陈奕迅一直以来的谆谆告诫:“作为一个歌手,最需要交代的,是你的听众”。

亦师,亦友,亦知己。

最后一个中秋节,她的病愈来愈严重,嗓子也变得沙哑,张国荣离世后再无笑容。

所有人都来了,吃完晚饭后上了天台,医生拼命聊着笑着,让她感受到快乐。

谢霆锋手扶梅艳芳遗像

几个月后,梅姑还是走了。

送别的队伍里,陈奕迅没有像同门谢霆锋那样,因手捧遗像出殡而万众瞩目,他只是隐身人群,失神落寞。

一年后,陈奕迅名声大噪,在此后的十几年间,成为了香港地区最受欢迎的男歌手。


15 年澳门演唱会,正逢梅艳芳忌日,为了纪念梅姑,陈奕迅清唱《心债》。

陈奕迅清唱《心债》

开嗓前,他虔诚地拿出歌词,说:“希望你们能给我三分钟,和我一起感受一下。”

为配合严肃气氛,全场灯光熄灭,观众屏息以待。

这时,一个声音在黑暗中说:“我看不见歌词了……”

沉重的氛围一扫而空,镁光无奈亮起,闪动着陈奕迅狡黠的微笑。

“天才”陈奕迅,用最“白痴”的方式,纪念着最敬爱的人。


告别演唱会中,梅艳芳有套造型格外亮眼。

俏丽的鹅黄嫩绿映衬身型,眉宇之间神采飞扬。

也许是因刘德华来了吧


唱歌之前,俩人双手紧扣,有无穷无尽的话题。

面对台下关切的目光,华仔诚恳承诺:“以后我负责每一天叮嘱好阿梅,有没有好好吃药”。

阿梅眸子里一汪秋水:“要知道他是很忙的人,忙到睡眠不足,居然可以每天半夜致电给我,问我有没有吃药”。

字里行间,浓情脉脉流动。

然后,二人合唱的一曲《月亮代表我的心》,教人惦念至今。


他们的缘分,源起 1984 年的第三届香港 TVB 新秀大赛。

刘德华和梅艳芳

多数人关于比赛的回忆,只剩下张卫健凭《恋爱交叉》横空出世,很少有人记得,担任司仪的刘德华,与被邀做嘉宾的阿梅不期而遇,奠定了一生的情分。

很快,他们成为朋友,刘德华因续约问题被公司雪藏 400 天,一度举步维艰,阿梅一面不断鼓励,一边四处奔走,为他的复出之路费尽心力。

多方的斡旋,令华仔东山再起,与艺能动音联手,不想阿梅也紧随其后签约而来,一时间,两人的关系变得玩味,整个演艺界都有了一种暧昧的期待。

1990 年合作《川岛芳子》,两人传出恋情,接着华仔投资的《九一神雕侠侣》,女主角“美君”钦定梅艳芳,剧中阳台茉莉花旁的一吻,至纯至真,是阿梅心心念念最难忘的回忆。

《川岛芳子》梅艳芳刘德华剧照

如果剧情只是猜测,那么由华仔亲自填词的主题曲《来生缘》,就是一次笃定而又委婉的告白了。


“也许相亲相爱不可以、情深缘浅不得已”字里行间的缠绵和纠葛,也许只有当事人才能懂得。

1991 年“欢乐今宵之刘德华精选梦中情人”综艺里,主持人问阿梅给华仔多少分,阿梅说很早就说过 100 分,现在都没变,转而假意嗔怒但他只给我 99 分。

华仔解释——她去迪斯科,所以扣 1 分。


阿梅连连辩白:“为了你这句话,从此之后没去过迪斯科了。

华仔脱口而出:“那你也 100 了,跟我一样,我们是天生一对了”。

本以为这段感情就快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不料在所有人的等待中,他们并没有走到一起。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情谊,曝光在镁光灯下后,既没有因炽热的祝福而升腾,也没有被流言的冷酷所粉碎。

1992 年,香港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四大天王并排连坐,逐鹿最受欢迎男歌手奖。


“刘德华”名字一出,张学友起身与他拥抱,掌声大作。

梅姑为他颁奖,接过奖杯的他,轻吻她的脸颊。

而后,上台献唱《谢谢你的爱》,音律起伏,难掩梅开三度的激动。


梅姑热泪盈眶,似有千言,都成了眼里化不开的绕指柔。

1998 年,代表香港音乐最高成就的金针奖,由梅姑在百般惊讶和万分惊喜中斩获。


早有准备的华仔一袭雪白风衣,映衬得送来的 1000 朵玫瑰花愈发娇艳,“anita”(梅艳芳英文名)字样的花环,更似久违的宠爱。



《情人的眼泪》,清冷的声音里,似有一种心事、一段往事,愈用心听,愈能感悟到不一样的心境,欲说还休,识尽愁。


一晃数十年,唯有舞台上,才能窥见他们一鳞半爪般的柔情;生活中,刘德华延续与朱丽倩的地下情,梅艳芳在赵文卓和近藤真彦的虐恋中不能自拔,他们之间的关系,停留在“要好的朋友”的层面上。

梅艳芳曾说,爱情总不确定,又总会受伤,倒不如友情来得有安全感。

所以,不奢求感情,把一份情压成桥墩,建友谊的桥梁,随缘不强求的克制,也许才是不离不散,最好的方法。

公益晚会上,他们最多的合唱《随想曲》,想表达的,也许就是这样心照不宣的秘密。

刘德华梅艳芳合唱《随想曲》

在梅姑的送别仪式上,身着黑西装、一脸悲戚的刘德华,在抬棺的一刻起,情难自抑。

起身,就是一段美好的终结,踏步,就是一段回忆的封存,满地黄花堆积,道不清一个愁字了得。


在最后一场演唱会上,梅艳芳以一首《夕阳之歌》向大家告别。


最美的夕阳无限好,不再是辉煌的写照,而是此生的绝唱,无人再能超越。

一身婚纱,一缕芳魂。

独自走上了长长的台阶,挥手与这个世界告别。

含着泪也带着笑,更带着更多的回忆和期许。

张学友、陈奕迅和刘德华,是帧帧恩怨情长的拼图,见证生如夏花般绚烂。

相知过、帮助过、深爱过,一生光辉,了无遗憾。

演唱会的最后一回眸,她美艳不可方物,大喊:“Bye Bye!”

这是她给万千歌迷的洒脱告别。


把歌声和笑容留给了世界,将一生奉献给了舞台。

她当得上一个“风华绝代”。

上一篇:孩子入园就生病?开学+换季,这4个方面家长要注意!
下一篇:突发!震动全美的女魔头去世!她曾称霸哈佛半世纪,终究没熬过特朗普作妖....

相关推荐